台北市召會網站

台北市召會臉書專頁

你也是這個大家庭的一分子嗎?你也有使用臉書嗎? 快到台北市召會粉絲專頁,關心召會的動態,享受身體的豐富,將基督分享出去!

兒童暑期品格園

讓我們一同關心召會下一代,重視孩子的品格教育。

  報告及代禱事項:

 

請聖徒們為萬人祈求、禱告、代求並感謝。求主管制疫情,保守並醫治,使福音廣傳,人人得著救恩。

  

 共同追求進度

 


聖靈水流,一個新人

一九九七年,我參加完兩年全時間訓練,經過台灣福音工作弟兄們的交通,在召會聖徒們的祝福下,隻身前往歐洲德國柏林,有分於海外開展。

全時間訓練給我深刻的成全就是:與職事同負一軛。當弟兄們問到:主的恢復要託付在誰身上?誰肯與主同行?當下我們都答應了主的呼召。在訓練中,我們不只把兩年交出來,也把自己的一生交出來。羔羊無論往哪裏去,我們都要跟隨。同期同伴們紛紛報名海外開展,有人到希臘,有人到羅馬尼亞、捷克、匈牙利、義大利等國,而二十四歲的我則到了德國。德國這個國家,德語這個語言,當時對於我是完全陌生的。我在大學時期讀土木工程,雖然對語言頗有興趣,選修過俄文兩年,英語程度還不錯,但是我從未想過會去德國。

1144-3a

九月的某日,我搭乘的飛機降落在柏林泰格爾機場Berlin-Tegel,在那裏等候我的是一位瘦高年長的Pat弟兄。他親切的歡迎我,帶我搭公車,一路上他用英語娓娓道來柏林是何等有活力的城市,他和他姊妹如何從截然不同的美國西雅圖來到柏林,另一位Paul James家剛要搬來服事等等,這時在柏林聚會的聖徒只有八位。

每週在Paul家裏聚會時,我們唱詩禱告交通的主要語言是英語,因為多數人不會德語。有一位德國弟兄英語不太流利,他很自然的用德語禱告交通,而我聽得非常吃力。弟兄們希望我全力學習語言,以達到進入大學註冊的德語能力之目標。另一面他們覺得,為著我的服事與功用,一定要學好德語。在Paul家附近我租到一個小房間,房東是德國媽媽和她六歲女兒。感謝主,每天我只說德語,天天上德語課,買菜也用德語。主日見到聖徒時,他們發現我德語進步的好快。不久從美國南卡搬來一個年輕家庭,姊妹是洪堡大學博士生,專攻德語,我們很快的藉著電話晨興成了活力伴。偶而在語言學校遇到從中國來的學生,他們很驚訝,為何我住在柏林這個大城市,卻一個中國人也不認識。第一年還未結束,我已經考上高級證書,不必經過考試可直接申請大學。我衡量時間應為著福音工作和文字推廣,於是我選一個課業負擔較輕的統計系,課程可從大學接碩士就讀。

1144-3a1

我在柏林一共住了五年,一開始住在西柏林,後來搬到東柏林。之後台灣福音工作差派許向雯姊妹來,我們就同住且配搭書報服事。後來陸續有聖徒搬到柏林。首先有兩位年輕的德國姊妹為著主恢復的見證來此讀大學,接著主在歐洲行動的呼召帶出移民開展的水流:有從美國搬來兩對夫婦、單身姊妹和單身弟兄,從瑞士,從英國,從俄國搬來的姊妹和弟兄,因而成立弟兄之家和兩戶姊妹之家。爾後有三對中年美國夫婦接受移民開展託付搬來柏林,加上年長美國同工的家搬來,我們看見主在德國的見證有新的起頭,這也是我第一次看見聖靈水流這麼強的衝擊。我們在TU校園裏擺桌子接觸大學生,介紹新約恢復本聖經,並邀請他們來家裏用餐交通,一家家打開,三三兩兩的禱告與配搭。從前只有我一人,到現在好多同伴一起建造,心中不禁敬拜神。

1144-3a2

那時新約恢復本的德文版還在翻譯中,但是俄語新約恢復本已經在俄語地區推廣,弟兄們交通希望透過俄語聖經Seminar接觸說俄語的移民者。另一面在俄國認識主恢復的聖徒們聯絡上召會,開始有分柏林的主日聚會。他們不說英語,德語程度有限,所以聚會時同步翻譯是很重要的服事。這時在柏林的召會大約四十人,即使召會生活有各種差異:語言的障礙、不同的年齡、背景、膚色等,但在這裏只有一個新人。藉著緊緊跟隨職事的說話,我們專注於享受基督,喝活水,讓那靈自由的運行。之後弟兄們多方禱告尋覓,就在新克爾恩,租到適合文字工作並聚會的房舍。自此我們就有了寬敞的聚會場所,此處經過弟兄們翻修整理,持續使用了許多年,一直到近年購置柏林新會所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