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召會網站

台北市召會臉書專頁

你也是這個大家庭的一分子嗎?你也有使用臉書嗎? 快到台北市召會粉絲專頁,關心召會的動態,享受身體的豐富,將基督分享出去!

兒童暑期品格園

讓我們一同關心召會下一代,重視孩子的品格教育。

  報告及代禱事項:

 

請聖徒們為萬人祈求、禱告、代求並感謝。求主管制疫情,保守並醫治,使福音廣傳,人人得著救恩。

  

 共同追求進度

 


回應職事,完成使命

1168-3a 1168-3a1 1168-3a2

余潔麟弟兄對臺灣眾召會影響甚鉅的是他帶領青職特會,成全年輕人,帶進新活力。二○○四年秋余弟兄來臺,配搭帶領臺灣眾召會青職特會,使眾多青年聖徒看見神聖異象,而願奉獻自己,作主復活的見證人,甚至遠赴異鄉開拓主的見證。這是至今臺灣眾召會每年青職特會的緣起。

二○○九年,余弟兄鼓勵臺灣眾召會,每年帶領一萬青年人信主受浸,這使臺灣眾召會在實行新路上,有了更具體的作為。余弟兄同時一再陳明,神命定之路的重要觀念,乃是要從『大』轉到『小』、從『來』轉到『去』、從『會』轉到『人』。十餘年來,主藉著余弟兄在臺灣所作的,成全了一批又一批的青年人,使召會生活年輕化,為主的工作注入了新鮮的活力,為主的恢復豫備了許多合用的器皿。

二○一○年,余弟兄發起主在亞洲的工作(LMA),將亞洲已有召會之國家的同工們相調一起,成全並扶持有心開展的青年人,到主恢復見證待加強或還沒有見證的國家開展。十年間,前往亞洲十九個國家開疆拓土的年輕同工逾二百位, 至少帶進一萬八千位聖徒,興起三百○二處召會。可以說藉著弟兄的服事,帶進亞州眾召會、眾同工間,在傳揚國度福音上的同心合意。

余弟兄以文字工作來推廣職事的豐富,帶給聖徒生命的牧養。自一九七四年余弟兄進入職事站服事,並在其中有所學習,進而成為這分職事極為重要的推廣者以來,直至今年弟兄離世,整整四十六年,近半個世紀的歲月,弟兄鮮為人知的一項重要工作,即是致力於倪弟兄、李弟兄職事信息的收集、整理與出版。

舉凡《倪柝聲文集》全套六十二冊、《李常受文集》全套一百三十八冊的完成,余弟兄不僅在規畫、協調與督導上不遺餘力,更在資料收集、編輯、繙譯和發行等方面親力親為。以《倪柝聲文集》為例,為著資料的收集,余弟兄足跡遍及各地,只要有任何可收集資料的線索,他都不放棄。

在《倪柝聲文集》中文版發行後,陸續要將其譯成英文。當時要中英文兼修,且能信達雅的將中文譯成英文並非易事。余弟兄不發一語,一肩挑起這重責大任,無論服事如何繁重忙碌,他仍要求自己以每天三十頁的速度,殷勤勞苦的完成這艱鉅工作。事實上,許多時候他是挑燈夜戰,不眠不休。

這兩套文集編輯的過程,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血汗和犧牲。由於代遠年湮,在那印刷並不發達、不普遍的年代,倪、李二位弟兄早期的職事信息,以文字出版的不多,尚未出版而能整理的惟一根據,就是在主的主宰下所留下魏光禧弟兄的筆記,和劉潤寰弟兄的速記。然而,要辨識、比對、編輯沒有多少人能懂的筆記、速記,無疑是一大挑戰。儘管福音書房服事者全力以赴,亦無法完成此工作。特別是《李常受文集》一九三二至六二年這段,除了辨識筆記外,少有線索可以找著當時信息。余弟兄再度一馬當先,以抱病之軀,伏首案頭,將成疊的筆記逐字逐句辨識、比對,至終編輯成冊。弟兄鍥而不捨、忠信絕對服事的態度,不僅影響了身旁配搭的人,這兩套文集的問世,對眾聖徒在真理的成全和生命的牧養上,皆有極其深遠且難以估計的影響。

弟兄在跟隨職事上,忠信、殷勤、且自律的形像,眾所周知;但少有人看見弟兄在隱密處,兢兢業業以文字深入、推廣這分職事。當年他始入職事站義務服事,第一分工作就是將一箱箱年代久遠、未經整理、標示不清的信息錄音帶,按年分逐一標上主題、時間,分類以供聽抄、編輯成書。余弟兄以三部錄音機同時作業,交叉比對,因而在極短時間內歸檔完畢。他當時仍是個學生的年輕人,其過人的特質與絕對忠信服事的態度已顯露無遺。經過將近半個世紀,他以同樣的態度和精神,終其一生,完成了二套主恢復的屬靈鉅著。

余弟兄珍賞並寶愛這分職事。余弟兄說在他短暫的人生中,能遇上李弟兄,並跟隨他服事主,是畢生最有價值的事。余弟兄確診罹患鼻咽癌後,經過極為辛苦的治療過程,弟兄並未因此停下服事的腳步,依然不時在配搭中,供應他從聖靈而出的睿智、與作光作鹽的影響力。幾年前他在出門服事時中風,而再度遭受身體病痛的苦楚,但這並未攔阻他繼續忠勇進前。《李常受文集》正是他在此一時期陸續完成的。

今年全球疫情蔓延,弟兄並未因此受困,不時透過網路,鼓勵眾聖徒儆醒禱告,抓住時機,開展主的國度。並與弟兄們在禱告交通帶進臺灣八十一處尚未建立召會之鄉鎮的開展。我們緬懷他對臺灣眾召會所帶進的祝福,心中萬般不捨,惟歸榮耀給主,感謝主賜給祂的恢復如此特別的恩賜。

神聖啟示推廣的先鋒與榜樣

1168-2a 1168-2a1 1168-2a2

余潔麟弟兄追念聚會於十二月三十日晚間在中部相調中心舉行,現場有四百人,線上觀看直播超過五千人。余弟兄於美西時間十二月二十日傍晚,在美國加州安那翰行完在世旅程。臺灣福音工作同工們及全臺眾召會眾聖徒聞訊皆感不捨,在會中追念弟兄一生佳美典範,願跟隨弟兄榜樣,忠信事主,豫備主的回來。

余弟兄於一九四八年出生,自幼在香港召會生活長大,十六歲得救後即熱切追求主。二十歲時,已有很強的心志要全時間事奉主。一九七四年職事站於安那翰設立,余弟兄抓住機會,到職事站義務服事。自此逐漸開啟了他在李弟兄身旁多方的學習與配搭。一九八二年,余弟兄開始全時間服事。

一九八四年,李弟兄為著主的工作尋求突破,回臺灣帶領眾召會,研究神命定建造基督身體的聚會與事奉之路,並於一九八六年開辦全時間訓練以培植青年人。當時余弟兄的二位子女尚年幼,卻仍攜眷隨同李弟兄來臺。他領受李弟兄對訓練的重託,照著從主所領受的藍圖,忠信絕對的藉著訓練,執行改制的重責;同時,開始了他與臺灣弟兄們更加緊密的配搭。從此,余弟兄的服事,在促進東、西方眾召會,及眾同工之間相調與合一的事上,極為關鍵。

一九八七年,李弟兄開始號召福音化臺灣,余弟兄即為主要推手。至一九八九年上半年,福音化行動開始,一連串的確定方向與步驟,余弟兄都深入其中,與弟兄們配搭。還親編『人生的奧祕』福音小冊供聖徒使用。

一九八九年夏,臺灣福音開展方向大致底定,李弟兄的工作重心遂轉回美國。余弟兄亦隨之回到美國,並經管水流職事站事務。自一九九一年起,臺灣同工們定期赴美與李弟兄交通,余弟兄皆陪伴在側。

一九九四年,李弟兄有負擔出版《肯定與否定》期刊,向英語世界基督徒辯護證實純正真理,余弟兄隨即邀華語同工參與寫作中文《肯定與否定》。因著長期受李弟兄薰陶,深知李弟兄心頭負擔,凡此他皆能剛強絕對的執行。

一九九七年,李弟兄離世後,余弟兄與同工們就李弟兄對主恢復所定之方向,作了七方面的『再次肯定』:
一、再次肯定,水流職事站的方向乃是出版倪柝聲弟兄與李常受弟兄職事的書刊。
二、再次肯定,職事舉辦每年七次的特會和訓練。
三、再次肯定,要有全時間的訓練,以成全青年人。
四、再次肯定,要照著神命定之路,在各地實行召會生活。
五、再次肯定,要全面實行眾聖徒和眾召會的相調。
六、再次肯定,支持在俄國、歐洲和全地的開展。
七、再次肯定,全地的同工和帶領弟兄們,要同心合意的繼續李弟兄的爭鬥,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這七方面的再次肯定,為主恢復的道路作了準確的定位。余弟兄與同工們在此原則下,繼續在主工作上積極開拓,並在弟兄們的相調中盡話語職事,對眾召會、眾聖徒予以應時的帶領和牧養。余弟兄勞苦服事範圍遍及全球。

余弟兄曾說在我們身上都烙印了李弟兄的工作與職事,我們需要忠信的把這分職事繼續發揚光大,且在現有的基礎上,更為加強,作得更好,竭力將李弟兄在真理上對基督徒的貢獻,推廣出去,讓所有神的兒女都能接受。二千年,余弟兄在一次與臺灣同工們的交通中,語重心長的題到,名譽或地位完全不在他心上,他只盼單純跟隨職事,並且誓言在他離世前,要除去一切對倪柝聲與李常受污名化的指控。至終,弟兄也真是為此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為了真理的辯證,凡在大陸地區舉辦的任何真理座談及神學論壇,余弟兄皆鼓勵同工們盡力參加。他也鼓勵弟兄們在海外舉辦類似的論壇,邀請各方學者一同參與論述。這使得各方人士,對主恢復神學的正統性,有了翻轉性的認知與改變。
余弟兄亦關愛大陸眾召會,期盼同一個城市內的弟兄姊妹,都能合一,作基督身體一的見證,並追求職事的說話且厲害的禱告。也鼓勵他們多到海外訪問,與眾召會相調,這使大陸眾召會得著莫大的助益。

(接下頁-台灣福音工作同工們)